请用微信小程序<重庆新闻网分享图制作工具>扫码
请用微信扫一扫分享
古籍修复师:故纸堆里传承文化记忆
2020年04月23日 13:47 来源:中国新闻社

  中新社重庆4月23日电 题:古籍修复师:故纸堆里传承文化记忆

  中新社记者 钟旖

  53岁的许彤坐在操作台前,手持一张古籍书叶,对着阳光查看破损程度,再把书叶揭开、展平,用镊子整理纸张、对字,后用毛笔蘸浆糊修补。作为一名专业的古籍修复师,这套工作流程许彤已熟练操作十余年。

  古籍修复师被誉为“缝补旧时光的人”“与时光对话的人”,他们为古书“寻方开药”“诊病医治”,被赞“妙手回春”。4月23日“世界读书日”到来之际,中新社记者前往位于重庆图书馆的重庆市古籍保护中心及国家级古籍修复技艺传习中心重庆传习所,探访“书医”们的工作日常。

  “2007年以前,全中国的古籍修复师加在一起还不到百人。”许彤是重庆第一批半路出家学习古籍修复的人。2007年中华古籍保护计划开始实施,全国第一期古籍修复培训班招生,“从小就热爱手工活”的许彤主动申请报名,争取到重庆唯一一个名额,就此与古籍展开不解之缘。2015年,兼具刻碑、修复、传拓、裱画等功能的国家级古籍修复技艺传习中心重庆传习所成立,许彤担任导师助理职务。

  “业内把书写或印刷于1912年以前、具有中国古典装帧形式的书籍称之为古籍。古籍经过代代相传,存在虫蠹、龟裂、污渍、水渍、焦脆、缺损、断线等问题,随着时间推移,会变得愈发严重。”在许彤看来,古籍和人一样,因为年岁增长或历史保存条件限制,会有“病痛”产生。人需看病吃药,古籍也需施以“医治”。

  一套完整的古籍修复流程,犹如一台繁杂的“手术”:拍摄修复前的书影、制订修复方案、打浆糊、拆书、揭书、去污、配纸、溜书口、补书、托书、修书皮、压平、折纸、蹾齐、锤平、压实、钉纸捻、装书皮、订线、压平、拍摄修复后的书影、填写修复档案……完成前述工序,有时需要半个月,有时也需大半年。

  “修旧如旧”是古籍修复的原则之一。为保护书籍,修补的纸张有严格限制,必须与原文献颜色一致、厚度相当,甚至连纤维成分、帘纹也要非常接近。遇到材质特殊或带有颜色的纸张,修复师还要自行调配染色。除技术上的难度,修复还有一大难点是“耐心和细心”,任何一丝松懈,都会给古籍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

  “如果我不管它,任其腐坏下去,百年后它或许会风化。但因为我的工作,它得以再保存100年。这就是我的价值和成就感。”许彤说,从事古籍修复以来,她见证了修复条件的不断革新,也看到行业向好的点滴变化。随着网络日趋发达、《我在故宫修文物》等纪录片走红,越来越多人看到“文化传承”的力量,自愿加入古籍修复队伍,重庆图书馆的古籍修复工作人员也由2007年的2人发展到如今的8人。

  毕业于吉林艺术学院书画修复与装裱专业的徐言勃是重庆图书馆内最年轻的古籍修复师。“我身边大多数同学都已经改行。所幸我的父母很支持我的工作,一直鼓励我。”徐言勃说,虽然古籍修复伴着枯燥,但想到古人留下的东西通过自己实际操作后能焕然一新,他的工作便有做一辈子的意义。

  37岁的崔月婷用了近10年时间,完成一名文秘到古籍修复师的蜕变。谈及初衷,崔月婷说,她钟情于修复古籍时“每天都有一点看得见的进步”的成就感。当古籍在手,她的关注点便只在方寸修复台间,可任凭时间流逝。

  根据《“十三五”时期全国古籍保护工作规划》,到2020年中国珍藏古籍的修复数量将达到350万叶,培训古籍收藏单位从业人员达到1万人次。

  许彤告诉记者,随着高等院校招生、师傅带徒弟、开办培训班等授课方式日趋多元,越来越多年轻人愿意加入古籍修复行列。近年来,重庆图书馆也走上街头,以体验雕版印刷和拓片制作等方式,寓教于乐地向市民普及古籍修复知识,让千百年的记忆文脉得以更好延续。(完)    

【编辑:李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