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用微信小程序<重庆新闻网分享图制作工具>扫码
请用微信扫一扫分享
张雪迎用声音化身为唐彩凤鸣岐七弦琴 讲述国宝故事
2020年04月14日 10:27 来源:华龙网

  张雪迎是中戏高材生,日前应邀参加了由中国青年报、浙江省博物馆联合出品的文物自述音频节目《国宝的奇妙之旅》。在这段音频里,张雪迎用中戏几年学习的扎实台词功夫,用声音化身为唐彩凤鸣岐七弦琴,为网友讲述国宝档案彩凤鸣岐七弦琴的传奇故事。张雪迎的精彩朗诵,受到了网友们的欢迎。

  “大家好,我是张雪迎,今天我将化身为唐彩凤鸣岐七弦琴,它的一生经历了怎样的故事呢?”下面,请欣赏张雪迎的朗诵吧!

  彩凤鸣岐七弦琴,为落霞式造型,通长124.8厘米,造型古朴典雅,为“中华第一制琴师”四川雷威所斫,上方雕刻琴名“彩凤鸣岐”,背面有冰裂断纹和小流水断纹,下为民国古琴大师杨宗稷的三段鉴藏文辞,现藏于浙江省博物馆。

  唐琴第一推雷公,蜀中九雷独称雄

  01

  在下正是生于大唐开元年间的“彩凤鸣岐七弦琴”,屈指一算,距今已经一千三百多年了,人的一生大多不过百年,我算是历尽沧桑了,岁数摆在这里,天机命数、因缘际会都遇到过一点,今天就跟你们讲讲。

  我本是屹立在那峨眉山上的一棵杉树,吸天地日月灵气,不问人间兴衰。不知过了几百年春秋,山上来了一位奇怪的陌生人,穿着一袭青衫,体魄强壮却自带道骨仙风。

  若是风和日丽,文人墨客三三两两来游玩,并不少见;可这人奇怪就奇怪在,他专挑大雪纷飞的日子独自前来,在我们身边,闭着眼睛伫立,仿佛他也是一棵树,听着风声,感受着落雪。

  一连来了好多天后,他换了一袭新衣裳,来到我身边,驻足良久缓缓开口:“在下是成都雷氏雷威,有意请树仙随我下凡一趟,不知先生意下如何?”据说蜀地斫琴师名家辈出,雷氏为佼佼者,所制之琴,被称为“雷公琴”,其中雷威,是最好的一位。我心中一动,问他:“那你说说,这琴为何值得我下凡一趟?”雷威娓娓道来:“琴是古时圣人伏羲参照宇宙天地创造,琴底板平而面板圆,象征天圆地方,琴首琴尾对应阴阳;七弦象征君、臣、民、事、物、文、武,集合宇宙,山水,阴阳,德行;树神仙在此山中修炼千百年,唯有德行,须上人间一趟才能修炼成圣啊。”这样一趟梦幻的凡尘之旅,何乐而不为呢?

  02

  在雷威手中,我又经历几载时光,才成了这模样。雷威还给我起了个“彩凤鸣岐”的名字,刻在琴面上方。据他讲,周朝时,从天上飞来了一只五彩凤凰,在岐山上鸣叫,迎来了周朝的天下太平,明主盛世。

  有人问了:“虽说绝世好琴,可你这一身满是裂纹,怎么也不修修?”呵,行家都说,琴的断纹,不经百年而不出。你看,这如冰裂流水一样的纹路,像不像风吹过湖面,隐隐可见的水纹?这身裂纹,既承载了历史,具天然去雕饰的雅致之美,又使琴的音色更妙。

  大清道光年间,我被定敏亲王收藏,被称为堂中第一琴,倒也无忧无虑。只是,记得某天早上,院里便有物品摔破,大呼救命之声,后来有一群金发白肤的人来到我跟前,将我从堂里带走,我这才知道,这定王府遭了灭顶之灾,人已作鸟兽散,纷纷逃命了。

  在兵荒马乱中,我被随意地交易转手,最后落在陋巷的小店里,琴面上曾经预示着明主盛世的“彩凤鸣岐”,也被蒙着厚厚的灰尘,不见天日。又不知过了多少时日,店里来了位客人,名叫杨宗稷。店主一听是懂行的人,急忙把我张罗出来,当我身上出现“大唐开元二年雷威制”字样,杨宗稷悲喜交加,当即花了重金将我买下,小心翼翼抱回家里,重新调试音色,发现千百年后,我的音色仍然清澈不改,于是作诗一首,刻于琴背,称“落霞仿古神女制,如敲清磬撞洪钟”。

  03

  记得那年仲春,杨宗稷又背上我,来到北京城南的陶然亭公园,独自一人,抚一曲《平沙落雁》,不求知音,自有其乐。

  曲终,一人上前叙旧,这不就是曾经和我朝夕相处的定王府小王爷吗?我听他言语之间,跟杨宗稷表示,琴声似曾相识,接着提起往事,提起20多年前家中流散的“彩凤鸣岐”。这下,轮到杨宗稷惊讶得说不出来话了,急忙把我抱过去,露出“彩凤鸣岐”四个大字。

  时隔二十多年,他如当年在定王府那样,怔怔地看着我,琴面上又形成了新的断纹,交错转折,不正如我们之间的相聚离散吗?百般滋味涌上心头,他叹息着人力不及的时运和造化,叮嘱杨宗稷好好爱护琴,然后飘然而去。

  04

  动荡的岁月已经过去,此时此刻,我站立在博物馆里,享受着来之不易的安宁平静。

  有时候,我闭上了眼睛,会想起定王府的日子,想起那天的劫掠骚乱,惊魂未定,也回想起跟杨宗稷的知音相遇,跟小王爷的重逢,更多时候,我却会想起一千三百多年前,峨眉山上,道骨仙风的雷威过来,躬身问道:“不知神仙是否愿意跟我下凡一趟?”

  那是所有故事的起点,我在想,若乾坤重来,早知这千百年,荣华多一分,颠簸便多一分,相聚多一分,离别也多一分,我愿不愿意走这一趟呢?这时,记忆中的琴声响起,我心中便有了答案,在世间能遇知己,如伯牙遇子期,正是我的意义,也是这宇宙天地间最深沉的欢喜。

  封面新闻记者 杜恩湖

  

【编辑:高吕艳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