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岁老人住70平米按揭房,三十年来坚持捐款助人
2019年05月24日 10:38 来源:重庆晚报

  她为了抚养儿女,成为中国最早下海做生意的人之一,然而,现在家里除了一套还在按揭的房子外,别无他物;她曾任南坪商会会长,生意做得有声有色,但除了公差去过一趟越南,没去过其他国家;她的身上是廉价的衣服,柜子里装满的,却是社会对她的荣誉证书。

  她,就是80岁的老人——朱奇英。

  声音洪亮、步伐稳健、说话思绪清楚,80岁的朱奇英奶奶给人蓬勃向上的感觉。朱奶奶的家住在南坪骑龙山庄,不大的电梯里除开记者还有五位居民,“朱嬢嬢,你又去哪里嘛?”“前段时间你生病了,好一点没得哟?”

  ……

  一位附近打扫卫生的工人因为家里条件不大好,朱奶奶趁着聊天的空隙让记者等等,然后转身回家提着两把面条一袋米追着送去了。

  “她负担重,我女儿平时给我拿来的东西,我就给她们留着,能用就用吧。”说完,清洁工开始谢谢朱奶奶。“莫谢了,快回去吧,工作重,要注意休息。”朱奶奶说,“滴水之恩我不需要别人涌泉相报,重要的是她们也能传递这份善念,那就足够了。”

  捐钱修公路、修盲校、敬老院……这些善举被朱奶奶称为“小事”,而这样“小事”,她一做就是三十多年。

  ▲朱奶奶获得的荣誉证书,这些还不到总共的五分之一

  因家庭经济生活压力下海经商

  1939年,朱奇英出生在忠县西沱镇,她的成绩优秀,小学毕业后一路保送至初中、奉节师范学校读书。“当时初中一个班只保送两个人,我就是其中一个。”朱奶奶自豪地说,在学校里,她担任大队长、学生会主席,表现十分优秀,毕业后分配到石柱县坡口乡石方小学任教。

  1962年,朱奇英与谭继鲁正式结为夫妻。婚后,四个孩子出生、丈夫收入微薄,生活开始变得艰难,但对朱奇英来说,困难只不过成为奋进的一种动力:“那时候,丈夫在忠县上班,每个月工资也就40元左右,我调到忠县上班当老师,收入也很低。双休日的时候,我就去担煤、担砖,晚上织毛衣,赚一些外快。”

  1972年,朱奶奶辞掉教师工作,跟随丈夫来到他的单位所在地做起了临时工。“那个时候修堡坎、抬沙、抬水泥、背炸药,也不觉得累,就这样干了两年,单位开始办幼儿园,我因为学过师范,就被推荐去当了4年幼儿园副园长。”

  过了6年居无定所的日子后,1978年,一家人来到重庆南坪定居。

  眼看四个娃娃越来越大,生活靠工资几乎无以为继,为了养活孩子,朱奇英再次选择辞职,在家附近开了个小店,用背篼背一点烟酒、糖果和副食来代销。

  后来,条件越来越好,朱奶奶索性办理了执照,正式成为一名个体商户。因为对政策理解得快,又能说会道,很快她被邀请加入了南岸区工商局成立的个体劳动者协会。

  “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我与做好事结缘的。”朱奶奶说。

  ▲朱奶奶捐款时获得的证书

  历时15年寻一面之缘的小伙子

  1995年,朱奶奶因商会公务前往江苏常州出差,在车站候车时,遇到了一个24岁的年轻小伙子。因为大家都是川渝口音,很快就打开了彼此的话匣子。小伙说,他来自四川仁寿县,现在常州柴油机厂上班。一路上,小伙子对朱奶奶和谭爷爷都照顾得十分周到,朱奶奶和谭爷爷想认他作义子,小伙子欣然同意。

  临别时,双方还互相留下了家庭地址,对方署名王建忠,并合影留念。

  回到重庆,朱奶奶洗出照片,按照地址寄到常州柴油厂,但几个月过去了都没有收到回信,“不会吧,这么大个人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

  此后,陆陆续续搬了好几次家的朱奶奶彻底跟义子失去了联系,当初写有地址的纸条也丢失了,但她始终没有放弃寻找。

  看见母亲如此思念那位一面之缘的义子,朱奶奶的二女儿又通过网络搜索、加入常州地方QQ群的方法不断寻找。2010年,他们联系到了仁寿县派出所所长刘杰,帮他们找到一位住在仁寿县县城叫王建忠的人,但王建忠说,自己没有去过常州,弟弟倒是去过且在那里工作过。

  8天后,王建忠打来电话,称老人要找的人其实是他的弟弟王郑。因为当时为了联系方便,家人在外都是留住在县城的哥哥的地址。但此时的王郑已经重病在身,无法走路,说话困难。随后,朱奶奶买好了轮椅、几床被子和食品,准备了4500元现金,在老伴儿、二女儿和二女婿的陪同下前往王郑的家。

  ▲朱奶奶携家人看望王郑(前排中)

  再见王郑,已经相隔了足足15年,过去那个活泼开朗的孩子,一下子被病痛折磨得形如枯槁,王郑抱着朱奶奶失声痛哭起来:“干妈,对不起。”

  此刻,王郑的父亲还将他亲手写的却迟迟没法寄出的书信拿了出来。 

  “我看着他病重的样子,心里真的很不好受。我想要是早几年找到他,帮助他,他大概就不是这个样子。”朱奶奶回到重庆后,决定帮助义子治病,随后,二女儿开始在网上发动网友捐款,在筹集了7200元后,老人又在家里进行募捐,全家捐出23000元,总共30000余元的善款全部拿给王郑做手术用。

  遗憾的是,王郑最终没能挺过去,永远地离开了他亲爱的“干妈”。王郑的父亲、哥哥和姐姐都十分感谢朱奶奶,还专门前往重庆看望她。

  ▲朱奶奶和二女儿将善款交给王郑父亲

  坚持帮扶聋哑女孩到18岁

  2014年,75岁高龄的朱奶奶随同南坪商会到城口县一个特殊学校开展资助活动。活动这天,朱奶奶为城口县小学捐赠了1000元作为学校的建设资金。活动结束后,她们开始参观教室,这时教室里一位满脸笑意的女孩吸引了她的目光。

  “她不同于其他孩子,她总是十分安静地坐在那里,望着同学们笑。”朱奶奶说,自己当时觉得这个妹妹真好看啊,文文静静的。

  “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笑而不答。

  “别怕,我只是想和你交个朋友。”

  “朱会长,这个女孩生下来就不会说话,但是特别阳光开朗。”学校的老师这样说,朱奶奶的心就越是心疼,这也坚定了她帮扶这个聋哑女孩的信心。

  后来,女孩在纸上歪歪斜斜地写下自己的名字,朱奶奶才知道,女孩名叫余佳芳,当年她才10岁,家里有一位身体不太好的哥哥。随后,朱奶奶申请了一对一帮扶,除了解决她每年的学费和生活费,还寄去生活用品。

  2017年,在帮扶小芳的第三个年头,朱奶奶把她们一家人接到重庆,一来给小芳一岁多的侄儿做一个全面的身体检查,二来也是让小芳来认认门。

  “算起来,今年她快16岁了,我要一直帮扶到她18岁,然后等她18岁了就把她接到重庆来,帮她找一份工作,能够自己养活自己。”朱奶奶说,她常用自己奋斗的故事鼓励女孩,只要有信心,没有做不好的事情。

  聋哑女孩余佳芳(右)和她的老师

  资助贫困女大学生读完大学

  2001年,朱奶奶作为南岸区人大代表参加了石柱县中学90年校庆活动。

  活动上她遇到了同为代表的老同学谭国安。在交谈中,她得知老同学家有个很年轻的小保姆,小保姆的姐姐考上了重庆大学。但由于家庭条件不太好,恐怕无法支持她完成学业。

  朱奶奶听到后,立马把自己的名片给了老同学,让他帮忙转交给小保姆的姐姐。

  不久,这个叫冉红梅的大学生联系了朱奇英。就这样,朱奇英替她支付了每学期1000元、四年8000元的学费,供她读完了大学。毕业后,冉红梅开始了全国闯荡,并最终有了属于自己的家庭。

  “她的爱人也是一位感恩的人,一直告诉她,不管什么时候什么样子,我们都要感谢朱奶奶和谭爷爷,没有他们,可能人生境遇就会截然不同。”让朱奶奶欣喜的是,这种善念已经根植到冉红梅的内心。如今,冉红梅也在力所能及地帮助周围的人,让更多的人得到善的拥抱。

  每年过春节,是朱奶奶家最热闹的时候,全家四个孩子五个孙子,加上义子义女们带着孩子们来看望两位老人,“他们来看望,我们就很高兴,说明他们还是记得我们。”朱奶奶说。

  ▲朱奶奶和她的杂货店

  30多位干儿干女成了一家人

  朱奶奶的“干儿子”、“干女儿”有30多个。

  离朱奶奶家不远处有一个烟摊,这个烟摊原本是她在经营,但不久以前,她将这整个烟摊拿给干儿女一家人代为经营。

  “相比我,他们更需要这个烟摊来支撑。”干女儿小张是个直爽的人,不会花言巧语,看到干妈朱奇英来了,会老远打招呼,“我们来城里很多年,要不是遇到干妈这样的好人,如今也没办法在城里立足。”如今,小张守着这不大的烟摊,内心是满满的感激。“在城里,我有家,也有了干妈。”

  冉红梅是朱奇英帮助的大学生,她告诉记者真不敢想象,若非当初遇到了干妈这样的人,自己的未来又在何方。“我根本不可能拿到大学文凭,也根本不可能有后面的生活。”

  30多位干儿子、干女儿,最初,他们都是陌生人,最后,他们都成了一家人。

  多年坚持捐款是因为内心有善

  如果你以为朱奶奶是一位富翁,那就大错特错了。

  朱奶奶的家住在南坪骑龙山庄,70来平方米的房子买了10来年,一直还在还月供。“那会儿好多人说我傻,有钱去帮助别人,为啥没钱给自己换套大房子。”

  朱奶奶笑着说,想了半天,自己觉得自己不傻,“我帮的都是有需要的人,相比大房子来说,帮助他们可能更急迫一些。”

  如果你以为朱奶奶穷,那也大错特错了。

  直接或间接受朱奶奶帮助,或感恩于朱奶奶的许多人,都把她和谭爷爷认作“干爹”、“干妈”,她的义子义女多达30多人,而且来往得非常密切,她是一位亲情的大“富翁”。

  看见母亲这样省吃俭用帮人,儿女们也很担忧,生怕母亲身体承受不住,也提出过要为朱奶奶提供更好的环境居住,但都被她和谭爷爷拒绝了。

  “我愿意帮人,是因为我的母亲告诉我,人这一辈子要把善念种在自己的内心,也要通过行善,把善的种子种到别人的心里。不能因为我的行善,让孩子们的生活负担增加。”这些年来,朱奶奶的善举也得到了儿女们的支持,当年寻找王郑时,就是二女儿开着车送她去仁寿,也是二女儿开车送王郑去复诊。

  有一些需要帮助别人的事,朱奶奶自己能力不够,也会求助于儿女们。只要在能力范围之内,儿女们总是毫无怨言出钱出力。

  三十年捐了多少?朱奶奶没有账本,谭爷爷说,如果粗略统计,这几十年捐款估计有二十几万。可以印证她付出的,就是家里堆积如山的奖状,朱奶奶把它们视若珍宝。“我们俩每个月生活费可能1000块都花不到,老伴儿退休金也就3000元多点,我每个月有1000元多点。够了!”

  老人的家里,阳台上一片翠绿,两只小鹦鹉扑腾着翅膀蹦蹦跳跳。除了一些观赏类植物,两位老人还简单栽种了小葱、蒜苗一类小菜,自给自足。客厅里放着悠扬的音乐:《南泥湾》、《茉莉花》……让人内心平静。

-
【编辑:何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