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美教授刘国枢的百年“画卷”
2019年04月26日 09:11 来源:重庆日报
刘国枢依旧坚持每日作画和看书看报学习。特约摄影 龙帆
刘国枢依旧坚持每日作画和看书看报学习。特约摄影 龙帆

  人物名片

  刘国枢生于1919年,擅油画,早年就读于武昌艺术专科学校,1948年任西南美专(四川美术学院前身)西画科主任,后任绘画系副主任。

  他倡导写实主义的艺术理念,培养了罗中立、王大同、何多苓等学生,是“四川画派”的重要奠基人。

  湖畔薄雾轻绕,四月草木葱茏。4月20日早,四川美术学院教师家属区,百岁高龄的刘国枢依然耳聪目明。当重庆日报记者一行到达时,他已早早起床,坐在客厅的画板前静物写生。

  书桌上,摆放着《文艺报》等报纸;陪伴他数十年的钢琴上方,悬挂着花卉、器皿、人物等写生作品……这个富有文艺气息的居所,静静地述说着这位百岁老画家的一生。

  抗战时期曾为冯玉祥画像

  刘国枢于1919年出生在川东一个书香门第。他受有着深厚国学功底的父亲影响,从小熟读国学经典,也展露出过人的艺术天赋。“小时候便临摹《三国演义》里的人像画,也根据照片塑造人物。”刘国枢说。

  1938年,随着抗日战争的爆发,武昌艺专、国立艺专等美术学校迁入重庆,年轻的刘国枢考入武昌艺专,开始正规的油画学习。

  “校长唐义精和唐一禾老师对我影响很大。”刘国枢找出一张泛黄的照片,照片上,戴着眼镜的唐一禾意气风发,眼神深邃。早年留学法国的唐一禾是爱国画家,他曾参加过北伐抗战,画了《七七的号角》《女游击队员》等大量抗日宣传画。唐一禾倡导“艺术应直面现实,到民间去反映民众疾苦”的理念,给了刘国枢深刻的影响。

  前线的战火愈发紧张,唐一禾便经常带领学生上街画抗日宣传画,给劳动人民写生。刘国枢朦胧的艺术理想开始变得清晰起来,“艺术家必须关注现实,将个人艺术追求与民族的命运联系在一起,才能创作出有长久价值的艺术作品。”在校期间,刘国枢便画了大量用于街头宣传的抗日宣传画,还创作了一批表现劳苦大众题材的画作,成为艺术新秀。

  1944年,冯玉祥来武昌艺专为前方募捐军费。“冯玉祥一身农民装束,蓝土布上下装。”刘国枢回忆道,冯玉祥召集全校师生讲话,说前方打仗消耗大得很,他算了一笔账,说抗战前线有多少士兵,每天要打多少子弹,一颗子弹需要多少钱……“他讲得很通俗,也很动情,然后就动员师生们作画去卖,捐给军队。”

  有趣的是,师生们的画作完成后,冯玉祥还在大家的画作上题诗。有人用国画画蔬菜,他就写:“后方吃得菜根香,前方打到鸭绿江。”有人用工笔画画日本军阀,他就写:“东洋一枝花,砍头大军阀。”……冯玉祥题了诗的画特别好卖,大家卖了一大笔钱捐给军队。

  校长唐义精很敬佩冯玉祥,就拿来他的照片,让刘国枢画一张像送给冯玉祥。刘国枢为冯玉祥画了一幅油画,冯玉祥给刘国枢回了一张便条答谢,上面用隶书写着:“倭寇杀我同胞的父母,此仇不共戴天,此仇不报,何为志士仁人?”

  《飞夺泸定桥》入选小学语文课本

  在武昌艺专的经历和唐一禾等教师的艺术理念深深影响了刘国枢。在刘国枢的艺术生涯中,他始终将目光投向现实、关注劳动群众,创作出一幅幅震撼人心的作品。

  《盲婆》《流浪汉》是刘国枢早期具有代表性的作品。双目失明、呆滞木然的盲婆和饱经风霜、失望无助的流浪汉,都代表了刘国枢对底层人民的关注。这两幅作品都相继参加了全国美展。

  1948年,刘国枢进入西南人民艺术学院(四川美术学院的前身)教书,担任学校西画科主任。1959年,新中国成立十周年大庆,军事博物馆需要很多军史画,西南美协就安排刘国枢,请他画《飞夺泸定桥》。

  查阅、搜集相关史料后,刘国枢便到四川泸定县去体验生活。那是初春时节,翻过茫茫风雪的二郎山,刘国枢抵达泸定县大渡河边,住了10多天。

  陡峭的群山、翻滚的江水、长长的铁索桥……泸定桥扼交通要道之咽喉的环境,给了刘国枢极大的震撼与冲击。他一天天深入下去,走访村民,去体会、还原当时激烈残酷的战斗场面。

  通过反复揣摩,刘国枢采用仰视角度,将铁索桥置于画作的上半部分;然后桥墩、山岩、桥身形成一个交错的构图中心;再加上奔流的河水、陡峭的山崖、战斗的硝烟,烘托出战争紧张的气氛。

  在有了画作的大体框架后,刘国枢回到学校,在画室里用竹竿模拟铁索桥的造型,并请来模特模仿当时渡江战士的造型。

  “但模特只能模仿出战士的动作,却没有殊死搏斗的精神状态。”刘国枢翻出保留的当年画作的草稿与成稿对比说。刘国枢只能想象这些模特置身于泸定桥那湍急的江水、险峻的群山之中,并对人物进行细节刻画处理。

  或匍匐、或侧身、或进攻、或掩护……10多名冲锋的战士形成一股冲击的阵势和横扫千军的力量,刘国枢历时大半年画出的《飞夺泸定桥》震人心魄,被军事博物馆收藏,后又被选入小学语文课本作插画。2006年,为纪念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七十周年,这幅画又成为中国邮政的邮票画面之一。

  刘国枢画于1964年的《县委书记》也是他的代表作。为创作这幅画,刘国枢花了大半年时间,去巴县、沙坪坝、荣昌等地的试验田蹲点,跟县委书记一起劳动、开会、聊天……这幅具有强烈写实主义的干部形象画作,成为他创作成熟期的佳作。此后刘国枢创作的《红军到川北》《送饭》等作品,也均为他深入革命老区、钢厂后体验生活创作而出,是他宏大场面和重大历史题材的代表作。

  “美丽的花枝都有强健的根茎”

  在刘国枢的教学生涯中,有一件颇为辉煌的事。在1979年举行的新中国成立三十周年全国美展、1981年全国第二届青年美展上,程丛林的《一九六八年ⅹ月ⅹ日雪》、罗中立的《父亲》、高小华的《为什么》等一批四川美术学院青年油画家,斩获了包括一等奖在内的众多奖项,令全国美术界为之惊诧。

  1982年1月,四川美术学院油画作品展在北京展出,该校一大批实力雄厚的青年油画家在北京集体亮相,再次在业界引起轰动。

  由于令人刮目相看的辉煌成就,以四川美术学院程丛林、罗中立、何多苓、高小华等七七、七八两届学生为代表的油画家群体,被文艺界称为“四川画派”。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和贴近生活的浓郁特色,是四川画派明显的标志。

  “犹如美丽的花枝都有强健的根茎一样,四川画派青年画家背后站着一群声名虽不显赫却实力雄厚的教师队伍,其中最重要的一位,是四川美院油画教学的重要奠基人——刘国枢。”文艺评论家、四川师范大学视觉美术学院院长林木这样认为。

  “如果把唐一禾的《穷人》、刘国枢的《盲婆》、罗中立的《父亲》等画作放在一起,一脉相承之脉络不是一目了然吗?”刘国枢的学生、著名画家程丛林也这样表示。

  “刘国枢为川美油画教学的发展做出了重大的贡献。他感觉到不分画种的笼统教学对专业发展不利,便将绘画系分设国、油、版三个专业;师资不足,他率队去苏联学习油画教学,组织集体进修室将青年教师送出去培训;他的造型功底、形象思维能力以及现实主义画风更是给了学生巨大的影响。”四川美术学院党委书记黄政表示,正是在刘国枢的倡议下,川美师生用心去触摸时代变革的脉搏、用眼睛去捕捉现实生活中真善美的素材,并对现实生活作出深刻反思,在改革开放后的八十年代,川美油画异军突起。

  作为美术教育家,刘国枢育人于一言一行之中。著名画家罗中立曾这样回忆恩师:“刘老师上课总是早到迟走,讲解示范一板一眼,绝不放任自流。”曾当知青下乡多年的罗中立自称在外面野惯了,他上课时常常溜出教室。一次罗中立故技重犯,被刘国枢一顿严厉训斥。事后罗中立于先生家中索教,先生和风细雨,一番苦口婆心之言使罗中立心悦诚服。

  感念先生的教诲,罗中立的油画《父亲》第一次发表在《中国美术》杂志后,编辑部寄来两本样书,罗中立自己留下一本,另外一本就送给了刘国枢。

  如今,百岁高龄的刘国枢早已桃李满天下。由于身体受限,他不能再外出体验生活、写生。“脚力、眼力、脑力、笔力,是培育和践行优良学风、文风、作风的基本要求。勤练‘四力’,才能多出良心之作,不负新时代赋予的新使命、新任务。”对常来探望他的弟子们,刘国枢依然谆谆教诲。

-
【编辑:罗永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