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加法”改革如何产生“乘法”效应
2019年04月03日 18:50 来源:重庆日报

  綦江区永城镇中华村,村民在落日余晖中抢收毛豆。据了解,该村采取“专业合作社+村集体+农户”的发展模式,不断壮大集体经济。特约摄影 陈星宇

  长寿双龙镇汇鸣供销社使用收割机进行收割、脱粒,大大降低了农民种植庄稼的成本。本报资料图片

  大足区成立农民合作社服务中心,为农民合作社提供财务、政务、业务、商务、事务、金融等各类综合性服务。记者 龙丹梅 摄

  核心提示

  4月1日,在位于奉节县平安乡的重庆骄泽蔬菜合作社联合社(以下简称“骄泽联合社”)的红辣椒种植基地里,村民们正在栽红辣椒。在这里,种苗、技术、化肥都由合作社统一提供,销售则由合作社以保护价兜底。不仅如此,合作社所需的资金则由奉节县供销社与市农信合作投资公司、该县农商行创新推出的“供销农合贷”来解决。

  骄泽联合社是奉节“三社”融合试点合作社。围绕联合社的主打产业——辣椒种植,由合作社提供生产服务,供销社提供流通服务,信用社提供金融服务,一举解决了产业发展中的生产、销售及资金等难题,仅2018年便实现产值417万元,户均增收8677元。

  “三社”即供销社、农民专业合作社和信用社(现重庆农村商业银行),推进“三社”融合发展既是中央推动生产合作、供销合作、信用合作“三位一体”改革在重庆的延续和深化,又是我市助力乡村振兴的重要抓手。从2018年起,我市便开始试点“三社”融合发展,探索如何用“加法”改革产生“乘法”效应。

  谁来种地?地怎么种?“基层供销社+农民合作社”破题

  新时代谁来种地?地怎么种?2014年,当28岁的陈洪放弃了工作9年的深圳一家上市公司的工作,来到长寿创业的那一天起,便一直在寻求答案。

  之后的几年里,他先后办起了重庆创源农业公司和3个农资店,还组建了小桔人种植专业合作社和全植优农民专业合作社,但合作社仅靠农民自身“抱团”,缺少和市场的有效对接渠道,事业发展一直平平。

  2017年,长寿区供销社全面恢复重建基层供销社,鼓励农村经营管理人才加入。于是,陈洪领头组建起了双龙镇汇鸣供销社。汇鸣供销社成立后,不但获得了财政资金支持,职工队伍增加、经营场所扩大,还建起了庄稼医院、测土配方施肥站等,这也让陈洪更加大胆地放手到农业社会化服务中去。如今,汇鸣供销社已拥有8架无人机、2支植保飞防专业队、3支果树修剪队,同时还与22家农民专业合作社和家庭农场、37家农业企业常年合作,提供测土配方、农业机械、劳务托管、农村电商等多种服务,农业社会化服务面积超过10万亩。

  市供销合作社相关负责人介绍,农民专业合作社是重要的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在促进农业适度规模经营、推动乡村振兴、实现小农户和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促进农民增收致富中发挥的作用突出。但当前,我市农民专业合作社仍存在经营规模小、经营实力弱、规范化程度不高、带动能力不强等问题。而基层供销社是为农服务的前沿阵地,与农民最贴近。因此,我市近年来在着力恢复基层供销社的同时,积极推进基层供销社与农民专业合作社“两社”融合发展,通过基层供销社提高农民专业合作社发展的能力,推动农民专业合作社产业发展,提高农民生产组织化程度。

  围绕“谁来种地”“地怎么种”的问题,我市以基层社为阵地,立足地方特色产业,培育了一批机耕、机播、机收、飞防、修剪、采摘、烘干、运输、销售等专业化、技术性服务组织,提升了基层社农业生产服务能力。

  比如江津区石蟆镇蟆城供销合作社开展水稻全程社会化服务,代耕代种水稻1万余亩。巫山供销社组织铜鼓、福田、曲尺、巫峡4个基层社,围绕脆李产业组建了4个专业服务队,开展修枝整形、病虫害防治、测土配方施肥、线上线下销售等服务,辐射周边10个乡镇,面积5万多亩,成为该县脆李产业发展的主力军。

  推进“三社”融合发展破解合作社资金瓶颈

  尽管“两社”融合取得了一定成效,但农业产业要实现规模化发展,一个根本的问题不可回避,那便是农村金融服务缺位造成农业经营主体融资成本高、融资难,长期制约着基层合作经济组织提质、农业产业增效。

  金融机构为何不愿为农业经营主体提供抵押、贷款服务?一位金融界人士告诉重庆日报记者,农业受自然灾害影响较大、风险难以防控。此外,农业项目缺乏法定有效的担保抵押物,规模小、贷款管理成本高等也影响金融机构贷款积极性。

  如何解决这一难题?在服务“三农”、助力新农村建设的主体中,还有一“社”,那就是“信用社”(重庆农商行及其他涉农金融机构)。多年来,由于地理、环境及体制等原因,三者各自为政,难以形成服务“三农”的合力。如果“三社”融合发展,在乡村振兴的大背景下,必将实现“三农”工作的制度创新。

  2017年,农民专业合作、供销合作、信用合作“三位一体”的农村新型合作体系,写入了当年中央一号文件。作为“三位一体”改革在重庆的延续和深化,2018年2月,我市召开全市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行动计划动员会议,对重庆推动“三社”融合发展提出了明确要求:推进供销社、信用社、各类农民专业合作社完善功能、相互支持、融合发展,以“三社”促“三农”。

  那么,“三社”融合后,可以带来哪些利好呢?市供销合作社相关负责人介绍,一旦“三社”融合发展,农民专业合作社可提高农民组织化、专业化程度;供销社可充分发挥市场引领作用,帮助农民专业合作社对接市场、企业,帮助农户和合作社解决销售难问题;而重庆农商行则可充分发挥其在支农贷款中的支撑作用,拓宽对专业合作社新型金融产品开发范围,协调解决农业经营主体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2018年5月29日,市供销合作社与重庆农商行在长寿区云台镇举行“三社”融合发展战略合作签约仪式,双方表示将以加快“三社”融合发展为切入点,探索“三农”服务新机制,共同推进乡村振兴战略落地见效,助力打好脱贫攻坚战,这也标志着重庆“三社”融合发展正式起步。

  当年,市供销合作社先期在黔江、江津、长寿、大足、城口、垫江、奉节、石柱等8个区县开展了推进“三社”融合发展试点工作,“三社”融合的种子开始一点点萌芽。

  建立利益联结机制探索“三农”发展新路径

  市供销合作社相关负责人介绍,“三社”融合发展的主体是“三社”,但核心在“融合”。通过利益纽带将“三社”联结起来,由政府推动、市场化运作,其目的是通过“三社”的发展促进“三农”发展。最后,要实现农民增收致富。

  “只有在组织形态、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上融合,打通为农服务的生产、流通、金融三重功能、整合为农服务的生产、流通、信用三项资源,推进‘三社’完善功能、相互支持、融合发展,才能把生产农户、产业基地与农业市场紧密对接起来。”这位负责人说。

  对此,一些区县已开展先期探索。

  奉节县抓住农业经营主体融资难、融资贵等关键问题,与市农信合作投资公司和奉节县农村商业银行,专门开发了探索解决农民专业合作社融资难题的创新金融产品“供销农合贷”,该产品采取区县供销社属地保证担保与合作社“熟人担保”相结合的方式开展信贷业务,不但手续简便、贷款利息低,也大大降低了风险。截至目前,该县“供销农合贷”还贷率达100%。同时,该业务开展一年多来,奉节县新办农民专业合作社达106家,共撬动县域近6.3亿元规模的农业产业,带动5180户农户从中受益。

  大足区筹资3000余万元组建大足区农合农业技术服务公司,以大足农民合作社服务中心所提供的财务代账服务为依托,只要合作社财务规范、制度健全、经营良好,便能以农业生产设施、信誉等为抵押进行贷款。仅2018年,该公司便为该区42家农民合作社提供委托贷款3200余万元。

  荣昌区创新实施“兴农贷”业务,由区政府安排风险补偿资金和贷款贴息资金作为增信手段,同时降低农业企业、专业合作社等新型经营主体融资门槛和成本,从体制机制上促进了“三社”融合发展。该区清流供销社融合康元水果专业合作社后,以此为基础联合其他合作社组成橙缘水果专业合作社联合社,并与农商行开展金融合作。目前,该联合社秦橙种植基地已达7300亩,仅去年便有2200亩挂果,产值2000万元左右,已成为荣昌区乡村振兴、产业发展和脱贫攻坚示范基地。(记者 张国勇 龙丹梅)

  相关新闻》》

  我市将建360个“三社”融合示范社

  2019年,我市“三社”融合怎么干?重庆日报记者近日从市供销合作社获悉,今年,我市将选择360个“三社”融合发展试点示范农民专业合作社,重点打造和培育100个示范社。同时,今年的“三社”融合还将围绕村社共建来推进,通过基层供销社与村集体经济组织、农户联合合作,共建产业、共建队伍、共享利益,来推动农村“三变”改革发展。

  融资难、融资贵,是农民专业合作社面临的难题之一。今年,我市供销合作社、重庆农商行将联合开展“三社”融合发展的金融服务规划、信贷产品创新和审批流程优化,加强资金结算、供应链金融等业务合作。同时,供销社、重庆农商行将整合信息资源,探索制订农民专业合作社信用建设评价指标体系,制订一套与农民专业合作社提升发展相适应的、较为合理的信用评价指标,并陆续开展信用评级、授信。到2022年我市“三社”融合体制机制将基本形成,届时将对3000个农民专业合作社进行信用评价,力争累计发放“三社”融合发展贷款300亿元。重庆农商行也将通过为农民专业合作社贷款开通绿色通道、由专人负责跟进金融服务、实行优惠的贷款利率、对符合条件的贷款推行无还本续贷等措施,支持农民专业合作社发展;重庆农信合作投资有限公司则结合农民专业合作社抵押物缺乏等现实情况,创新信用、保证、生物资产抵押等信贷产品,满足农民专业合作社小额、灵活、短期、高效的融资需求。

  通过“三社”融合发展,到2022年,全市将改造建设基层供销社800个,实现涉农乡镇(街道)全覆盖;全市100%行政村组建农民专业合作社;全市有意愿的农村常住农户100%加入合作经济组织,农民与农村合作经济组织利益联结更加紧密。届时,我市将形成多元化、专业化、市场化的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供销社农业社会化服务功能更加完备,代耕代种、机播机收、统防统治等服务面积达到800万亩。(记者 龙丹梅)

-
【编辑:陈茂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