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寻香巴拉之魂 走入“水蓝色星球上的最后一片净土”
2017年12月02日 21:03
来源:中新网重庆  评论:

  前言

  如果说第一次自驾西藏,走国道318,路过美丽的川西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先先后后十来次以各种方式走进川西,欣赏和拍摄川西美景,同时,走过大江南北,心中念念不忘的还是川西。

  川西的大环线小环线行走多次,而唯一没去的就是号称蓝色星球上最后一片净土------稻城亚丁,一直是我心中的一颗“草”,想什么时候去“拔掉”。11月初,金秋时节,喜从天降,补休五天,加两个周末,共计九天,本来可以与家人从容自驾。可是,老婆大人的工休假提前休了,无法同行,辗转反侧,发现游侠客网站有一档稻城亚丁秋摄团,与我补休时间吻合,于是,及时下单,独自一人,参团出行。

  Day1 偷得浮生半日闲 到彭镇茶馆寻找老成都的味道

  十年前,看过一本杂志,一位成都摄影师,花了十年时间拍摄一组老茶馆组照,茶客的戏剧人生,极富人情味,特别是夏天拍的茶馆,天花板上的那几束光,象追光灯一般打在茶倌儿茶客身上,人物景物顿时活了,令人拍案叫绝。因为这组照片,让我记住一个名字:彭镇茶馆。

  此次川西秋摄之旅首站成都,中午到成都,将行李丢进酒店,直奔彭镇茶馆。

  彭镇茶馆又叫观音阁茶馆,据说上百年历史,是清末民初的建筑,曾经是一楼一底的房屋,因一场大火,一条街烧毁,而观音阁尚存,于是,当地人视之为神。 

  现在的茶馆当地人喝茶,一元一碗。或许天天喝茶的都是街坊邻居,老板都不好意思伸手要茶钱。于是放一个篮子在柜台上,自己交钱。

  或许因为那一组照片,火了茶馆,天天都有人提着相机走进茶馆,外地人喝茶加拍照十元,摄影爱好者大都泡一碗茶,摆起艺术家的派头,潜心创作。

  而搞这种创作的不止中国人,老外也来了,本人遇到两个美国小伙儿,拿着富士微单,看见我象老熟人一样,用中文大声地打招呼:“拍得怎么样?”。

  “拍得很一般。”我笑着回答,或许因为我的脖子上也挂着富士微单,让他们备感亲切。

  我转身拍他俩,在微弱的光线下,一实一虚,一动一静。

  无论是茶倌儿,还是茶客,以及前来拍摄婚纱照的新人,都是允许他人拍摄的,以堂倌儿的话来说,这个老头儿,今天你没有拍他,他会不高兴的哟,哈哈哈。

  或许是一个工作室的在拍摄一组民国风的婚纱照,来此玩耍的摄影师以不打扰摄影师的前提下拍摄,摄影师与新人都不会有什么意见。

  有朋友说在这深秋之际,成都这个阴冷之地,茶馆是一个极品之地。在这极品之地,却有极品之人,比如说那位茶倌儿,茶客有的穿着毛衣,有的着冲锋衣,可他却打着一个光巴胴,身上贴一身秋膘,穿一条蓝色围腰,脚不沾地,马不停蹄,跑前跑后,忙天火地,烧水添茶送茶喊客,没有一刻停留,身上写着三个字:不怕冷。

  另一个茶倌儿,不晓得是不是打义工的,因为他身上绣着三个醒目的黄字:一罐仙,他那稀疏的头发,在逆光下随风飘扬,眼睛贼亮,时不时地忙里偷闲,从怀里掏出一付四川金钱板,左手执两块竹板,右手执一块,口中念念有词唱将起来,竹板有节奏地击节伴奏,说唱的什么故事,与我相距甚远,听不清楚。一忙起来他又收好金钱板,放进怀里,若无其事地穿梭于店堂之间,从我身边走过时,听到他在喊掏耳朵。

  说起掏耳朵,也叫采耳,四川传统的民间技艺。在茶馆的门口有一个罗锅,正在替人理发修面掏耳朵,个子矮矮的,穿一身陈旧的中山服,头上戴一顶矿灯,灯光射进顾客的耳朵,他旁若无人地掏将起来,旁边好象还站着一个乐呵呵的傻儿子,俩爷子的幸福感,好象比好多人都强,笔者在此申明,无半点贬义。

  我们同行的广东兄弟归帆,他上午去的茶馆,拍的茶馆老板,是一位中年人,脖子上挂着一付大红色的耳机,抽空听听音乐,身手敏捷的端茶送水,时不时地还玩一票,花样倒水,将壶中之水倒进茶瓶,在云蒸雾绕间绽起一片水花,夹起燃红的蜂窝煤,印在脸上,红扑扑的甚是可爱。

  正如一个朋友形容老茶馆如戏台,秒瞬入戏,滚烫的情怀,浓淡的人生,好生畅快!

  老茶馆的场景与人物象一幕活生生的话剧,真的人生如戏,全靠演技?他们本色出演,不做作,不骄情。

  茶客好象个个都是有故事的男人。大都迈入中老年,嘻笑间,他们经历过风花雪月,更经历过风雨飘摇,有的风烛残年,依然好这一口盖碗茶。

  此时此刻,我坐在茶馆,想起一位香客,步入寺庙,兴高彩烈地想对和尚说什么,和尚二话不说,只说喝茶去。后来又一天,香客垂头丧气走进寺庙,又想对和尚说什么,和尚还是那句话,喝茶去。原来这就是禅茶一味。

  唐诗中的偷得浮生半日闲,本来是说到清静之处去修身养性,而我认为象茶馆这种嘈杂之地,人的心沉静下来必是清静处。

  晚上,打车去锦里,传说是从秦汉时就遗存在下来的商业街,也被称之为成都的清明上河图。

  赶到锦里,只见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灯红酒绿。映入眼帘的建筑均为仿古建筑,所谓的老街也就成其为一条假老街了。店与店之间只有三个字卖卖卖,游人未必都是买买买。

  好吃的好玩的东西不少,比如说把猪八戒的鼻子卤来卖,还有糍巴、串串香等等。酒吧里歌舞升平, 人声鼑沸,拍摄一圈。打车回宾馆休息。

  Day2  翻越巴郎山 走进中路藏寨

  清晨八点钟出发,出成都,走成灌线,上都汶高速,在映秀下道,沿耿达河,过大熊猫基地卧龙,秋天的景色渐入佳境。

  翻巴郎山,过巴郎山隧道,不久到猫鼻梁观景台,此处可近观远眺四姑娘山,四姑娘山被称之为蜀山之后。我们下车第一眼见到的幺妹峰,正被飘过来的一片云遮挡,象一块薄纱遮住了她美丽的容颜。可是,几分钟后,那一片云飞舞灵动,云消雾散,幺妹峰露出了笑脸。

  山上白雪皑皑,山下层林尽染,秋意甚浓,蔚为壮观。我们休息一会儿下山赶路。

  在行进的半路上,导游让我们十六位团员作自我介绍,自报家门,有从天津来的老大哥、有从江苏、上海、广东来的小兄弟小阿妹。还有湖北来的夫妻档,以及广西来的大哥,年龄结构从五十年代到九十年代。

  下午四点多钟即到丹巴中路藏寨山下。我们所乘的大巴车无法上山,转乘当地的小面包车,一路风驰电掣般往山上赶,为的是拍摄藏寨的金色黄昏,我们赶到一个观景台,四点半就看见光线在慢慢减弱,此前还是蓝天白云。

  安装好三脚架,上好相机,没有拍到两张,光线就稍纵即逝。带着几分遗憾,入住德吉农庄,享用藏餐。

  晚餐之后院坝里点起了篝火,跳起锅庄,听藏族同袍兄弟姐妹们用最原始的嗓音唱起藏歌。

  玩嗨了,请导游穿上民族服装秀一把,打灯的打灯,拍照的拍照,大家玩得不亦乐乎。

  晚会结束,在平台上看天上星星,想拍一组星空,可是,一轮满月,月明星稀,想拍星空而作罢。

  Day3 拍日出拍丹巴美女拍日照金山 从早到晚拍拍拍

  因为中路藏寨日的落大家都没有拍好,于是决定早起,在士官长的带领下,七点钟出发到另一观景台等日出。                              

  所谓的等日出却并不是为了拍日出。因为太阳是从观景台后方的大山升起,等待的是它的光线播撒在中路藏寨的村村户户。太阳和我们躲猫猫,将近十点钟,太阳喷薄而出,让人猝不及防,我所在机位稍低,最精彩的图片被同行人在高处所拍,又留下小小的遗憾。

  回到德吉,早餐后的“节目”拍丹巴美女,丹巴是一个出美女的地方,此地每年都有一次选美比赛。我们拍摄的模特儿是选美比赛的获奖者,一位藏家女子,背一个小背篓,走在小路上,遇到我们这群好色之徒,掏出相机象王老虎抢亲一般“狂轰滥炸”。

  丹巴美女走进民居,以金黄色的包谷为背景拍摄,在藏式民居的小院拍摄,效果都相当不错。

  时间不等人,我们告别中路,下山又上大巴赶往塔公,全程不过125公里,走得不紧不慢。半路上在一观景台拍雅拉雪山,雅拉雪山也被当地人称之为雅拉神山,最为转山的藏民所喜爱。

  再往前右转即是惠远寺,此寺不大,可是皇帝钦定修建,也是十一世达赖克珠嘉措的出生地。我们走进寺院,看着一群藏族大妈围着高大的转经筒转经,我们微笑着道一声扎西德勒,她们回一声扎西德勒。感受一下藏族同胞对宗教信仰的虔诚,拍摄寺院建筑和转经的人,匆匆作别。

  时过中午,饥肠辘辘,行驶到八美镇享用牦牛肉汤锅。拍几张蓝天下的八美街景,想起十多年前路过此地,可是一片荒凉。现如今,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

  四点多钟赶到塔公寺旁,阳光灿烂,我们登上塔公草原,木雅金塔近在咫尺。我们远望雅拉雪山,静候夕阳西下,愿那束光变成金色,拍一组日照金山。

  草原上雪风呼啸,我的手套和帽子都放在行李箱,行李箱随车前往宾馆。站在风中,咬紧牙关等待日落,当天边最后的那一抹夕阳出现在雪山之颠,抓紧时间拍摄,收相机走人,回宾馆。

  Day4 翻越五座雪山 感受会当临绝顶 一览众山小

  早餐后出发,因为今天一天要走370公里的国道与省道,翻越五座高海拔的雪山。说一点不紧张是假,因为同行的不止一个人高原反应强烈,晕车,头痛、胸闷、呕吐....。。

  驶上318国道,过雅江路就一直是盘山公路,第一个观景台叫天路十八湾,此处可以远眺海拔7556米的蜀山之王贡嘎雪山。

  此处空气通透,能见度佳,我们与贡嘎雪山估距十公里左右,目之所及,主峰耸立于群峰之巅,我的70-200的镜头仅仅可以拍到连绵不绝的群山,同行的大哥,网名存在带着600的超长焦镜头,看懂了我的心,马上借用长镜头我拍摄,我激动地拍到贡嘎主峰,象一只牦牛的后背。

  过高尔寺山后翻越海拔4659米的剪子弯,好象没有什么感觉,只是看到公路两边的雪越来越多。

  到达卡子拉山垭口,停车休息,地下白茫茫一片,平台下方的空地象一个滑雪场,引得过路的游人驻足玩耍拍照。

  转向S217,过无量河,到兔儿山(海拔4696米),天地之间,白雪无痕,观景台上的经幡迎风招展,蓝天白云是那么的纯净。

  同行的小黑站在平台边沿拍摄,身后是白雪覆盖的大山,他的大红色冲锋衣是那么的耀眼,我抓拍到这令人激动的一瞬间。

  到达青藏高原上的海子山,这个古冰川遗址,被人称之为最不象地球的地方,尽显苍凉,粗犷、壮美,让人怦然心动,我用超过广东角镜头抵近结冰的湖面拍摄,可惜蓝天的倒影不够尽美,到是拍摄同行的小黑与一美女的背影,在一山坡处,山高人为峰,立于天地间。

  士官长的延时拍摄流动的云,淋漓尽致地表达了出来。

  4时许,抵达稻城白塔,蓝天白云,睛空万里,让人心情大爽,这里的藏族同胞极为友善,问一声好,他们大都微笑着道一声扎西德勒。

  和藏民一起顺时针方向转一圈白塔,据说他们有的一天转三次,共计一百圈,细算下来这可是在高原上行走十公里呀!

  入住海拔3700米的稻城酒店,胸闷,呼吸急促等高反出现。

  DAY5 进亚丁 登珍珠海 站在仙乃日雪山脚下 

  一大早赶到日瓦镇,旺季已过,游人不多,进景区坐观光车,到二号营地,入住扎波民居,此地共三个营地,均为藏式民居为主的民宿,而这里的民宿象内地农家乐一样的标间。据说旺季三五百元,酒店高达一千元,而淡季一两百元。

  午餐后坐观光车到扎灌崩,经冲古寺,往珍珠海方向登去。此处是电影《从你的全世界路过》男主角求爱之地,引起好些女生心向往之。

  领队介绍说仙乃日意为"观世音菩萨"(6032米),其山脚下就是珍珠海,也叫卓玛拉措。从扎灌崩至珍珠海不过两三公里山路,而在这海拔四千米的地方,因为栈道行走而不艰难,一路上走走拍拍,深秋中的落叶松,松针一片片飘飞,雪山近在眼前。

  两三点钟,正值顶光,右上方的炫光打在湖面上,雪风吹皱一池湖水,想拍雪山的倒影,变成不可能。

  士官长与八零后九零后的冲在我们前面,红男绿女,面对雪山,拍一张合影,模特儿就“下架”。

  我们在上山和返回的路上都遇到可爱的小松鼠,跟在游人的身前身后,捡拾游人的饼干或苹果,我们抓拍不少。

  在冲古草甸上,一条雪水化成的小溪,静静地流淌在枯黄的草地上,小溪倒映着雪山,拍出来是那么的峻美。

  回到亚丁村,吸取上次教训,穿戴整齐,在村尾一家民宿的院坝,静候雪山夏诺多吉的日落。

  夏诺多吉,意为"金刚手菩萨",被美国的探险家洛克先生称之为古希腊中的雷神,足见其在洛克心目中的份量。

  我们等到19时许,日照金山在我们面前显现不过两三分钟的事。

  前一天或许是因在稻城洗澡感冒,咳嗽一个晚上,带的感冒药却放在未同行的行李箱中,起床后在同行的微信群问哪个兄弟姐妹有感冒药,小黑与丹娜分别送我日本喉炎以及银翘感冒片,次日见好,心中充满感激。

  Day6驻足洛绒牛场 仰观央迈勇 挑战自我 攀登牛奶海

  最艰难困苦的一天开始了。早晨坐观光车到扎灌崩,到冲古草甸又转观光车到洛绒牛场,这个曾经是洛克先生的驻营地,听说他在央迈勇雪山下差点激动得哭。他说他走过千山万水见到了世界上最美丽的雪山。

  我们到达洛绒牛场,-6.7度,低温抑制不住我们摄影创作的激情,同行的摄影师们大都跳下栈道,或蹲或跪在草地上,抵近结冰的水塘拍摄冰面上倒影的央迈勇雪山。

  央迈勇藏语意为"文殊菩萨",位于四川凉山州木里和稻城的交界处。想当年,洛克先生翻过这座雪山,进入木里,木里王居然帮他给土匪写信,让他走进匪区而不被抢劫,他和土匪合影留念,在一个美国国家地理举办的一次影展上,我看到这张绝无仅有的照片,令人印象深刻。

  我们一行十六人,大都放弃攀登牛奶山,因为此山垂直高度达四百米,山高路不平,全为土路,往返十余公里,费时六七个小时。领队建议大家谨慎前行,量力而行。据我所知,好些到亚丁的游人都是不敢去登牛奶海与五色海的。

  我年过半百,想挑战一下自我。作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买了登山杖,将摄影包中的镜头精减到两只,一部单反加一个微单,轻装上阵。

  骑马三公里,单面三百元,而真正的上山则是下马之后。一条陡峭的山路,极不平顺,更有雪山化水形成的暗冰。路边的冰挂与冰瀑,让气喘如牛的我无心欣赏,半路上遇到领队和小黑以及队友小五花三人,我们结伴同行。

  上山喘着粗气,走一阵歇一阵,歇脚时遇到一位年轻的康巴汉子,叫热渡,看见他帮一个上山的美女背一个包,他看到我气喘吁吁,说叔叔我帮你背一下包吧。这可是雪中送炭,我扶着登山杖步履蹒跚,跟着热渡经过最艰难的山路,他说叔叔你运气真好,来了就见到了央迈勇,他说他是来转山的,第一次来没有看到央迈勇,因为大雾遮挡了他的“脸”。事后有朋友看到我拍摄的央迈勇,称我人品爆棚。

  热渡与我在去五色海和牛奶海之间的小路上分手。我们四人终于到达牛奶海,没想到牛奶海呈固体状,湖边上结成厚厚的冰,冰面上成了溜冰场。

  我们分别站在海拔4700米的湖面上,手持游侠客的旗帜拍照。风,将旗帜吹得呼呼作响,冰面上的雪吹得飞跑。以湖边为前景拍摄央迈勇,想有倒影也是万万不可能的事。

  此时零下十度左右,冷得贼死,坐在湖边拍拍其他游人尽兴的游玩,吃几口压缩饼干,感到胃痛难受,原来此前我畅胸露怀冻伤了胃。腿脚无力,坐在湖边无力前行,无法继续前往五色海了。

  和士官长们约定下山碰头,目送他们登上去五色海的路。

  休息片刻,慢慢下山,脖子上挂着相机一路走一路拍,将来时的风景,一一收进镜头。

  特别佩服当地转山的藏族同胞,年轻人背着大包食物等,让妇女老人空手走在前面,更佩服景区捡拾垃圾的环卫工,他们背着编织口袋上山,走一路捡一路,再将垃圾背下山。

  半山腰竟遇见一大群灰褐的岩羊,上窜下跳居然走近游人身边,当地人说岩羊也是保护动物,没有人伤害它们,所以它们也不怕人。

  下至洛绒牛场,明显感到体力不支,乘观光车下到冲古草甸,坐在草地上晒太阳,尽情拍摄溪流中的央迈勇,依依不舍回到亚丁村。

  在亚丁村翻看同室大哥的相机,他在洛绒牛场拍到了两只牦牛在斗牛,以雪山为背景,令人叫绝。

  DAY 7 回稻城 泡温泉 洗却旅途劳顿  拍尊胜白塔的转塔人 与藏胞的倾心畅谈

  早餐之后,从二号营地转悠到一号营地,不足一千公尺。带着相机,随走随拍。走访几家民宿,打听价格,大都在一百元一个标准间,收集几家民宿的名片,想明年或许再来,因为牛奶海不是固体时,色彩更加艳丽。

  十点钟踏上返回稻城的车。午休后安排我们到茹布查卡村泡温泉,在浮世边缘温泉第一庄,环境干净卫生。懒洋洋的阳光照射下,让人十分慵懒。此处温泉,价格亲民,三十元一位。

  一个小时之后返回宾馆,四五点钟,色温正正,我和大哥提上相机赶往尊胜白塔。上次拍的风景,这次想去拍一组人文图片。那就是拍天天在此转塔的人。

  转塔的以中老年人居多,还有放学不久的小学生,甚至于更小的人,这些更小的小人人,大都是爷爷奶奶带来转塔的。

  和我们坐在一起休息的老人交谈,问他们为什么转塔?老人的回答是健身,也是为了念经。确实看到他们人人手中都拿着一串佛珠。我个人认为此地还是他们交集交流之地,有的一人独转,有的三五成群,和我们晚上散步一样,只是和我们心中想的念的不一样。我走过川藏甘藏青藏,感受到这里的藏族同胞最为亲善。

  我将腰包里的俄罗斯巧克力散发给老人和小孩儿,因为我曾经看到过一篇文章,一位西藏农奴翻身之后,记者采访他,问他什么时候感到最幸福?他说他第一次接过金珠玛米(解放军)给他吃的第一颗水果糖,他说从心底里油然而生的就是幸福。所以,每一次我进藏区,身上的腰包里都装着糖,总是给老人与小孩儿。

  有一个小孩儿,可能两三岁,扶在台阶玩耍,一直对着我们微笑,我跑过去给他一只士力架,他的笑脸更是灿若夏花,我和大哥给他拍照,一直以为他是弟弟,问他叫什么名字,他一直笑着不回答。

  这时,一个戴着红领巾的小学生来了,说是他的姐姐,说他是她的妹妹,原来一场小误会。我给俩姐妹拍照,并合影留念。问她家地址说把照片寄过来。她居然说不清楚,我留下我的手机号,让她家人给我发短信联系,回重庆我给你们寄照片。第二天,小女孩的父亲亚热发来短信,照片随后寄去。

  Day8  返程 去看那交相辉映的海子山

  原路返回,过理塘边上,再上318国道,经卡子拉山、剪子湾山、雅江到新都桥,已是下午四五点钟,天色正好,新都桥的藏式民居色彩极为丰富,可是,我们为了赶到海子山去拍那海天一色,雪山倒影相映成趣的景象,舍弃这一切,换小车往折多山康定机场方向进发。

  在机场上方即为海子山自然保护区,有一个不大不小的高山湖泊,远处的贡嘎雪山近在面前,我和士官长一群人机位又站错了,站的岸边位置稍高,雪山的倒影仅让低机位的大哥拍到了,同行的方老师干脆将雪山倒过来就变成雪山的倒影了。而值得欣慰的事,我们等到了天边出现的玫瑰云。

  Day9  回家的路

  天不亮,六时许启程,踏上回家的路。因为二郎山隧道下方修路,原计划的南进北出,过二郎山到雅安回成都,成为不可能。只好原路返回走巴郎山回成都。

  正值周日,成都快变成美国的拉斯维加斯“堵城”,所以赶前不赶后,尽快回城,因为同行的队友们不止一个次日要赶回单位上班,或搭乘当天晚上的飞机或火车。

  到双流机场和茶店子,我们依依不舍,握手告别。

  陈远鸿/文  存在与归帆、保罗、陈远鸿/摄

-
【编辑:蒋青琳】
相关新闻
    推荐新闻
    推荐视频
    推荐图片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699788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