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川:石漠化治理向“土地癌症”说不
2017年11月23日 10:28
来源:重庆日报  评论:
 重庆市南川区石漠化治理后的花盆山上开满了花儿。特约摄影 瞿明斌
重庆市南川区石漠化治理后的花盆山上开满了花儿。特约摄影 瞿明斌
2017年8月4日,黔江区沙坝乡木良村,村民在治理后的石漠化地里采摘栽培在岩缝里的万寿菊。特约摄影 杨敏  
2017年8月4日,黔江区沙坝乡木良村,村民在治理后的石漠化地里采摘栽培在岩缝里的万寿菊。特约摄影 杨敏
2016年1月11日,巫山县曲尺乡朝阳村一社果农王德春在采摘柑橘。地处三峡库区腹地的巫山县曲尺乡,石漠化现象非常严重。近年来,他们在石漠化土地上发展柑橘和脆李等水果近两万亩,不仅使石漠化得到了治理,还增加了农民收入。 通讯员 王忠虎 摄
2016年1月11日,巫山县曲尺乡朝阳村一社果农王德春在采摘柑橘。地处三峡库区腹地的巫山县曲尺乡,石漠化现象非常严重。近年来,他们在石漠化土地上发展柑橘和脆李等水果近两万亩,不仅使石漠化得到了治理,还增加了农民收入。 通讯员 王忠虎 摄
黔江区濯水镇双龙村,岩石堆被桑树覆盖(2017年5月18日摄)。近年来,黔江区实施石漠化治理,在双龙村发展蚕桑产业。如今,双龙村栽桑面积达到1500亩,石漠化地里的桑树已逐渐成林,土地的基岩裸露度由原来的60%以上降至30%以下。 特约摄影 杨敏
黔江区濯水镇双龙村,岩石堆被桑树覆盖(2017年5月18日摄)。近年来,黔江区实施石漠化治理,在双龙村发展蚕桑产业。如今,双龙村栽桑面积达到1500亩,石漠化地里的桑树已逐渐成林,土地的基岩裸露度由原来的60%以上降至30%以下。 特约摄影 杨敏
酉阳石漠化治理前光秃秃的石头山。(市林业局供图)  
酉阳石漠化治理前光秃秃的石头山。(市林业局供图)

  十九大报告提出,建设生态文明是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千年大计,要开展国土绿化行动,推进荒漠化、石漠化、水土流失综合治理。生态文明建设再一次上升到了关乎民族和国家命运的高度。

  石漠化被称作“土地癌症”,是指在喀斯特脆弱生态环境下,由于植被严重破坏等原因导致水土流失加剧、土地生产能力衰退,地表呈现出类似荒漠景观的岩石。重庆是全国8个石漠化严重发生地区之一,近年来,重庆市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走出了一条治山与兴林、增绿与增收双赢的路子。

  11月16日,尽管已是冬闲,但江晓鹏却闲不住——一大早,他就在林子里忙活开了。这个位于南川区东城街道高桥村的石漠化治理点,通过几年的植被恢复,过去光秃秃的石头山上已是绿植覆盖,有了些苍翠的感觉。

  南川是我市石漠化最严重的地区之一,全区幅员面积2602平方公里,石漠化和潜在石漠化面积接近852平方公里,占全区幅员面积的33%。通过多年摸索,该区探索出造林与造景相结合的治理方法,不仅让昔日的乱石堆变成公园,还增加了农民收入、打造了新的景点,实现了青山民生两相宜。

“鸡窝凼”种出致富树

  “家里的地虽不多,但是被石头堆分割得支离破碎,这里两分,那里三分,要翻土,需要不停爬上爬下。”说起与石漠化的抗争,江晓鹏有一肚子苦水要倒。

  这种耕地里夹杂着许多大石头的地形,被当地人形象地成为“鸡窝凼”。“鸡窝凼”的土壤呈沙质,在传统粮食作物中只能种玉米。但就算是种玉米,年生好的时候亩产也只有200-300斤,要是遇上干旱,还在抽穗就干死了。

  岩溶地形的保水能力本就偏弱,再加上数十年来人口的增长,以及不科学的耕种方式,让南川的石漠化越来越严重。

  金佛山脚下的南平镇原本森林茂密,但大炼钢铁时人们纷纷上山砍树,地下水断了,滴水贵如油。

  “为了获得生存所需的粮食,以前甚至有人不惜放火烧山以增加土地面积。”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村民表示,放火烧山带来了严重的土地退化,加之管护不到位,水土流失在所难免。

  治理石漠化,成为了南川林业、国土等部门持之以恒的工作。该区林业局相关负责人告诉重庆日报记者,比起粮食作物来,南川的石漠化土地更适合种植一些耐寒、易成活且效益较好的经济作物,例如花椒、李树、中药材等。

  为此,当地曾请来中科院院士、西南大学教授、国内治理石漠化第一人的袁道先院士,在南平镇种植金银花、连翘等药物。

  “这些品种是我从3100余种植物中甄选出来的,具有耐旱、耐贫瘠、喜钙等特点,且符合当地种植习惯。”袁道先说。试点的效果令人满意——项目实施前,示范点年均土壤流失量为209.76吨,项目实施后,这一数据骤降为67.83吨。

  金银花的成长周期较长,需要5-8年。因此,南川又因地制宜在石漠化坡耕地上栽植了7000亩晚熟李果园,添绿、增收两不误。

  东城街道东金华社区九社村民龙长生就尝到经济林的甜头。他家的四五亩地经过坡改梯,全部种上了晚熟李,去年试花试果,一亩产了两三百斤李子,拿到市场上一斤卖到5块钱。

  “去年卖了1000多斤,今年应该还要多。”看着已经挂果的李树,龙长生止不住笑,“区里在这片打造了晚熟李果园,以后开了花好看得很,大家都盘算着以后发展乡村旅游。”

石漠化区域变景区

  石漠化地区的石林具有较高的观赏性和研究价值,因此治理石漠化绝不能仅仅是覆上绿植把裸露的石头掩盖起来,而应创新思路发挥其景观价值,这已在南川得到实践。

  这段时间,前往山王坪喀斯特国家地质公园的游客可谓络绎不绝,据不完全统计,工作日平均每天都有上千辆自驾车前往,节假日更是多达5000辆,让这里成为了重庆的又一个“网红”景区。

  山王坪国家喀斯特生态公园由生态石林、溶洞、林海构成,其中石林和溶洞属于典型的喀斯特地质地貌,是目前国内已探明面积最大、特色最显著的生态石林之一。

  “结合石漠化治理,我们栽植了大量柳杉林、水杉林,形成了林在石中,石在林中的独特景致,每到秋天林木渐渐从绿色变为金黄色,这里是一座彩色的石林宝库。”南川区林业局相关负责人说。

  将石漠化区变为景区,也是该区治理城周地区石漠化的主要思路。

  近日,重庆日报记者来到位于南川城周的花山公园。徜徉其中,城市的嘈杂渐渐远去,取而代之的是树叶的“沙沙”声和鸟儿的鸣叫。谁能想到,几年前这里还是寸草不生、一毛不拔的荒山秃岭。

  后来,南川不断造林,将一座荒山改造成了城市森林公园,昔日“大风吹,沙石飞”的荒山再也不见了。

  花山、永隆山和九鼎山三大城周公园,是南川治理石漠化的典范——持续多年的治理让石漠化区域变成了景区,形成环城市的2.6万亩森林屏障。过去,南川城周的森林覆盖率仅有37.1%,目前已达到43.3%。

继续向“土地癌症”发起进攻

  石漠化的形成有其漫长的历史渊源,而治理也是一个长期过程。

  造林与造景相结合,让南川近年治理石漠化取得突出成绩,累计治理石漠化面积约57平方公里,且在环境保护、成果展示与经济效益之间实现了相对平衡。

  “十九大报告指出,开展国土绿化行动,推进荒漠化、石漠化、水土流失综合治理,强化湿地保护和恢复,加强地质灾害防治。”南川区相关负责人说,这给南川治理石漠化指明了方向,增强了信心。

  针对还剩下的113平方公里石漠化区和739平方公里潜在石漠化区,该区提出了一揽子计划:一是在较平坦的土地种植玉米、旱藕等旱作粮食作物;二是在山麓、平缓山坡重点发展经济林,间种中药材;三是在较陡的山坡种植花椒、金银花等藤本植物;四是在陡峭山峰区域长期封山育林,重点发展水源林和景观林。此外,继续以建设城周森林屏障的方式推进石漠化综合治理工程,以达到守护生态、彰显效益、共享福祉的目的。

  未来3年,南川还将投资数千万元,在全区19个村集中治理石漠化,主要包括封山育林、人工造林,以及配套建设蓄水池、排灌沟渠、田间生产便道等。

-
【编辑:王淳熙】
相关新闻
推荐新闻
推荐视频
推荐图片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699788000